|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近8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模經濟效應、抗風險能力提高
近8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模經濟效應、抗風險能力提高
2020-04-13

2019年規模以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為7.55億元,是2012年的3.4倍,表明歷經8年的發展,鐵礦石生產企業平均規模增長了近2.4倍,即單個企業的資產規模在這8年中得到了成倍提高,意味著2019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中單個企業的規模經濟效應、生存能力、抗風險能力都得到根本性的提高。產業是由企業組成的,個體企業平均資產規模的增長,意味著整個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模經濟效應、生存能力、抗風險能力都得到根本性的提高。

黑色金屬主要指鐵、錳、鉻及其合金,黑色金屬礦采選活動是指對鐵礦石、錳礦、鉻礦等鋼鐵工業黑色金屬原料礦的采礦、選礦活動,其主體活動是鐵礦石采選。在常態情況下,可以通過某一產業內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指年銷售收入在2000萬元及以上的工業企業,以下簡稱“規上企業”)數量的增減來判斷該產業規模的增長或萎縮。但當該產業出現重大組織結構調整時,則還需要通過行業資產規模、規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等指標來判斷該產業的規模變化情況。本文通過規上企業數量、行業資產規模、規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3方面指標對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近8年的產業規模變化情況進行分析。

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連續6年下降

2012年~2019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情況見圖1。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在2012年~2015年均保持在3000家以上;2016年降至2000多家;2017年~2019年則保持在1000家以上,即這3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與前些年相比存在較大差距。近8年中僅2012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保持增長,增長數量約200余家。

2013年~2019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各年規上企業數量呈現逐年下降的態勢。其中,2014年數量降至3447家,雖然較2013年減少了100余家,但依然與2012年、2013年在規上企業數量規模上處于一個水平。2015年企業數量降至3128家,較2014年減少了300余家,降幅約為9%。同時,2015年規上企業數量與2012年~2014年形成了規模上的差距,即2015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出現了規模上的下降,與2014年規上企業的數量下降有著本質上的區別。2016年,規上企業數量較2015年減少了780多家,是這6年(2014年~2019年)規上企業數量減少最多的一年。2019年規上企業數量降至1230多家,較數量最多年份2013年減少了近2300家,降幅約為65%,即黑色金屬礦采選業2019年規上企業數量規模不及2013年的35%。黑色金屬礦采選業中,規上企業數量連續6年出現下降,這意味著黑色金屬礦采選業組織結構在發生著深刻變化,行業規模存在收縮的可能性。

對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的辯證分析

判斷一個行業是否出現萎縮,不僅要看該行業企業數量的變化情況,同時要看資產規模及銷售收入的變化情況。但銷售收入的增長與下降通常與該行業的運行情況相關聯,特別是與主要產品的價格變化及產量變化相關聯,即銷售收入的變化很難及時反映一個行業的規模變化情況。因此,判斷一個行業的規模是否出現擴張與萎縮,主要看該行業的資產規模變化情況。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黑色金屬礦采選業某年某月規上企業資產(規模)同比(增減幅度)是同口徑比較,如黑色金屬礦采選業2019年底規上企業資產規模為9355億元,同比增長1.3%,其內涵是2019年底黑色金屬礦采選業1230多家規上企業的資產規模與其自身在2018年同期的資產規模進行比較,增長了1.3%。如果將這1230多家規上企業2019年底的資產規模與2018年底黑色金屬礦采選業1500多家規上企業的資產規模(9900多億元)進行直接比較,則稱為“名義比較”,即2019年底資產規模與2018年名義比較下降了約4.3%。上述統計現象表明:當某一行業的企業數量出現了大幅減少的情況,則“同口徑比較”與“名義比較”具有不同的含義,即同口徑比較更準確地反映了本年度存續的規上企業自身變化情況,名義比較則較好地反應了企業數量變化對行業規模的影響。

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近8年規上企業的資產規模情況見圖2。2012年~2013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同口徑比較連續2年大于名義比較,這一時期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或保持增長或保持基本穩定;2014年~2019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逐年減少,此時資產規模名義比較小于同口徑比較,即企業數量的減少是名義比較低于同口徑比較的直接影響因素。

2016年、2019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名義比較與同口徑比較出現了反差,即資產規模同口徑比較正增長,但資產規模名義比較是負增長。在規上企業數量減少的背景下,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名義比較出現下降,一方面表明資產規模名義比較更準確地反映了規上企業數量減少對行業規模的影響,另一方面表明黑色金屬礦采選業的行業規模在這3年中出現了實質性下降。其中2019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同口徑比較僅增長1.3%,名義比較卻下降了5.7%,二者相差7個百分點,表明2019年存續的規上企業資產規模僅保持了小幅增長,但規上企業數量的減少卻導致整個行業資產規模下降了6.05%,并且是2015年以來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名義比較的最大降幅。

2017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名義比較與同口徑比較分別增長9.2%、0.42%,二者雖然是同步增長,但二者差值卻高達8.75個百分點,是近8年二者之間的最大差值。表明2017年存續的規上企業資產規模出現了快速增長,并彌補了規上企業數量下降對所造成的行業資產缺口。2018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名義比較與同口徑比較同步下降,表明這一年該行業存續企業的資產規模亦出現了實質性的下降,但整個行業資產下降幅度低于2019年。

雖然近4年中(2016年~2019年)有3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資產規模名義比較出現了下降,但是各年下降幅度有限。將2019年底行業資產規模與最高年份2015年進行名義比較,也僅減少了1000多億元,名義降幅約為10%,據此判定黑色金屬礦采選業這4年的資產規模沒有出現大幅下降的跡象。

8年來規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持續增長

黑色金屬礦采選業2016年、2018年、2019年資產規模名義比較的下降,表明這3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的產業規模出現了實質性下降,行業資產總規模的下降是否合理、是否健康還要看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的變化情況。從規上企業平均資產總額的角度看,近8年規上企業平均資產總額呈逐年上升的態勢(見圖3)。2012年~2019年,規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呈現持續增長的態勢,且各年資產規模名義增幅均超過了10%。其中2016年~2017年,資產規模名義增幅均超過了25%,如2016年規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為4.4億元,較2015年名義增長了32%,是近8年中最大增幅。2016年~2019年,企業平均資產總額的名義增幅明顯高于2013年~2015年,表明2015年~2018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內企業兼并重組活動較為活躍,企業重組一方面減少了企業數量,另一方面使新企業的資產規模較重組前企業出現較大幅度的增長。

2019年規上企業平均資產規模為7.55億元,是2012年的3.4倍,表明歷經8年的發展,鐵礦石生產企業平均規模增長了近2.4倍,即單個企業的資產規模在這8年中得到了成倍提高,意味著2019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中單個企業的規模經濟效應、生存能力、抗風險能力都得到根本性的提高。產業是由企業組成的,個體企業平均資產規模的增長,意味著整個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模經濟效應、生存能力、抗風險能力都得到根本性的提高。

綜合上述分析,黑色金屬礦采選業2016年~2019年資產規模沒有出現大幅下降,同時規上企業的平均資產總額出現較大幅度增長,且由此可判定2015年~2018年黑色金屬礦采選業規上企業數量減少與行業內的企業兼并重組密切相關,同時與部分企業的退出以及部分企業因營業收入下降而不再列入規上企業統計范疇相關聯。


茅台酒股票历史走势